蘭州市安寧五一印刷廠

瓦楞紙數字印刷技術與市場持續發展 臨界點即將到來

數字印刷瓦楞紙包裝市場正在興起,而且設備供應商也在持續地提高各自的技術水準。

  就目前而言,盡管瓦楞紙數字印刷領域的印刷機數量仍然很少,但其潛在價值是許多公司進入這個市場的關鍵原因,尤其是在使用噴墨印刷機時。來自Smithers統計數據顯示,噴墨印刷機已經在瓦楞紙印刷市場中彰顯出其“明顯”的價值所在,并將繼續急劇增長。

  瓦楞包裝的生產量在2019年達到250億平方米,這也凸顯了這一點,盡管許多產品甚至可能沒有印刷,僅僅作為保護性包裝。而在所有印刷過的產品包裝中,使用噴墨印刷的比例僅為0.76%。而從重量方面衡量,2019年生產了1.35億噸瓦楞紙板,盡管重量的0.33%采用了噴墨印刷。

  但是,在分析2019年瓦楞紙印刷市場的價值(1330億美元)時,噴墨印刷機的份額躍升到8%?!皣娔蛴∷C占總產量的一小部分,但比例占很大價值”,Sean Smyth說,”這就是為什么這么多公司對噴墨技術感興趣的原因。

  數字化轉型的發展趨勢

  富林特集團數字解決方案公司紙箱包裝市場細分經理Sebastien Stabel表示:“雖然圖形藝術、標簽和折疊彩盒的公司已經接受了一定程度的數字化轉型,但瓦楞包裝行業理解為這是他們下一步要發展的方向?!?/p>

  賽康的新型Idera平臺是單通道的瓦楞紙板直接數字印刷設備,它使用的是食品級的的顏料型水性噴墨油墨,并能夠處理1.6 x 2.8m的瓦楞紙板,能以150線米/分的速度在涂布或未涂布的材料上進行印刷,其目標是替代高質量的柔版后印市場,同樣可為瓦楞紙箱包裝帶來巨大的附加值。

  多米諾已推出了X630i,它是用于瓦楞紙數字印刷的高度自動化的噴墨印刷機。它使用水性CMYK墨水組,以600x 600dpi的原始分辨率,并以75m/min的速度進行印刷。多米諾的業務開發經理Matthew Condo指出,“從使用UV墨水轉向使用水性墨水,表面其遵循了包裝印刷的總體趨勢?!?AQ95水性墨水集還包括具有獨特聚合物顆粒的i-Tech PolyM技術,能夠可靠地在涂布或未涂布的瓦楞紙,以及介于兩者之間的紙張上進行印刷,而無需使用上光或單獨的粘合劑,與此同時還能確保食品包裝的合規性。

  Cordon說:“如果你回顧十年前,我們使用噴墨數字標簽印刷的情況,其實與現在瓦楞包裝行業的情況非常相似。那時,加工商在質疑為什么他們需要在數字印刷方面進行投資,他們那時候還不完全了解品牌和營銷人員的工作,以及他們在SKU和運行時長方面的變化。但發展到現在,數字印刷已經完全成為標簽行業DNA的一部分,許多人正在購買第二和第三臺的數字印刷設備?!?/p>

  疫情改變了人們使用瓦楞紙箱的方式

  當下新冠疫情的爆發,在某種程度上加速了瓦楞紙箱行業的發展,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查看和使用瓦楞紙箱的方式。它們不再只是用于運輸產品的簡單的棕色紙箱。它們已迅速成為快速消費品和品牌營銷的重要附屬品,并且是與消費者互動的第一要點,他們現在在網上購買更多商品,并將購買的商品直接發送到他們的家中。這種趨勢在全球范圍內的經濟停擺和全天候的訂購中激增,盡管隨著出行限制的放寬而有所減弱,但現在希望許多購物者將在線購物視為一種更便捷、更安全的購物方式。

  EFI引用了Moody的一份報告,稱包裝一直是COVID-19大流行期間更具韌性的行業之一,與美容、酒店和旅游業等類似行業需求急劇下降相比而言,食品、飲料和藥品能夠更好地度過當前危機。

  EFI指出:“電商的增長對瓦楞紙箱和包裝行業而言意義重大?!痹絹碓蕉嗟男∑放葡M黾悠潆娚毯?或訂閱紙箱產品。BHS公司數字RSR銷售主管Richard Cotterill肯定了這一趨勢?!霸谖磥?,數字印刷可以縮短交貨時間,這將使品牌在計劃廣告活動和考慮如大流行引起的中斷問題時,具有更大的靈活性?!?/p>

  Condon先生指出,這種快速變化帶來了挑戰?!霸谛鹿谝咔楸l的世界里,業務有所不同,品牌在做什么,以及消費者如何購買已經改變。紙箱制造商會問:‘我們將如何處理?’。因為包裝紙箱制造商需要相應地改變其業務,并正在著眼于此?!?/p>

  除應對全球大流行外,還有一些流行趨勢正在引起人們對瓦楞紙數字印刷的興趣,例如EFI指出的定制化和個性化。Cotterill說:“版本和自定義,允許品牌所有者使用更復雜的圖形創建更具針對性的包裝,以增加品牌吸引力。比如說,可以在產品包裝中引入季節性的促銷信息與活動,無需增加交貨時間,并且可以通過精益生產而減少庫存時間生產?!?/p>

  自2016年以來,BHS一直與網屏合作開發一種水性的瓦楞紙數字印刷技術。它將以RSR的名稱出售,RSR是“實時的卷到印張”的縮寫。該系統設計成可與瓦線一起以高達300m/min的速度進行可變速度的印刷,而且可以在2.8m幅面的涂布或未涂布紙張上生產加工達到可售質量的產品。

  EFI在開發單通道的瓦楞紙板直接數字印刷設備Nozomi C18000的工作中發現,它增加了適用于包裝行業的更多功能和選項,例如更高的印刷分辨率、更好的圖像質量、更大的色域和更高的印刷質量和速度。而現在,可以使用三種模式來優化印刷質量和墨水的消耗:照片、POP和Eco。NozomiC18000以六色模式運行時可能達到的高質量,可以達到Pantone顏色的97%。

  Koenig&Bauer Durst還升級了Delta SPC 130單通道瓦楞紙數字印刷機,其數字上光單元可用于非涂布介質,從而擴大了其應用范圍,并可以印刷更大范圍的介質。第五和第六色站已針對品牌顏色要求引入了特殊顏色。

  惠普已經對其PageWide C500的噴頭進行了升級,通過在每塊紙板上節省墨水來擴展瓦楞紙數字印刷的性能,從而提高經濟效益,并提高印刷質量。新的彩色噴頭通過改進的噴嘴結構,實現了更高的性能。此外,新設計也節省了墨水,并延長了耗材的使用壽命。

  Cotterill指出,“噴頭技術不斷提高,因此速度和質量水平最終能夠滿足瓦楞包裝行業的需求。至于油墨開發,可提供一致的高速噴射,并滿足法規要求,從而可以發展到食品包裝等大批量領域?!?/p>

  Cotterill可以肯定的另一個推動數字包裝印刷普及的推動因素是數據傳輸的速度?!敖陙砣〉昧酥卮笸黄?,這將使可變數據的印刷,網絡上的多張圖像,以及即時的作業換單成為數字印刷的標準?!?/p>

  后疫情時代引領變局

  從這些數字可以明顯看出,瓦楞紙數字印刷包裝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盡管2020年對整個行業,以及所有從業人員來說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但瓦楞包裝在當前的形勢下始終成為關注的焦點。Condon認為,甚至在COVID-19之前,消費者的購物習慣就發生了變化?!爆F在人們對在線的運作方式并不滿意,品牌商開始以不同的方式營銷,因此瓦楞紙箱制造商需要對此做出回應?!?/p>

  Stabel指出,“COVID-19將推動紙質包裝的增長需求,尤其是電商業務持續增長的情況下,對此零售商需要滿足消費者的需求?!鄙瞄L短版作業的數字印刷與生產將受益于此,因為行業被迫審查供應鏈,從集中式供應到更本地化的供應,或至少替代性的備用計劃,并對其部門組合進行漏洞檢查,從而探索新的業務模型和應用。

  Cotterill說:“隨著品牌所有者提高對數字印刷益處認識的提高,他們所創造的吸引力將提高數字印刷在整個行業的采用率?!彼赋?,迄今為止,大部分的增長量都來自于中/低產能的后印應用,并且“大產能的數字預印機尚未達到品牌所有者的訂單量,以達到可為客戶愿意為此進行大筆投資的合理意愿?!比欢?,隨著規模經濟降低了成本,印刷機變得更加可靠,以及品牌所有者的市場推動,這個臨界點將會到來?!?/p>


分享到:
會員登錄
登錄
我的資料
留言
回到頂部